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人族守望者_ 第十章 坑变长就成了沟-

时间:2021-07-06 15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亥亥小说人族守望者 第十章 坑变长就成了沟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叫,以四轮车为中心充斥在方圆五六百米的空间中,经久不息。“死妮子,你蛇蝎心肠啊你!为了……,你不择手段!死光头也不敢这么坑我的!枉我对你费心费力的讨好!你还有点良心没有啊!”安多四仰八叉地躺在车里。身上的衣服被扒得只剩下一条可怜的花内裤。身体像被充了气一般,撑得全身皮肤光滑圆润,还泛着红扑扑的光泽。就连整张脸也变得圆润了起来。不似他往日显得有些长条的瘦国字脸。“小兄弟,我说你还是省着点力气吧。她们早就下车,跑到后面跟着了。今天这风还是顺着的。你怎么喊牙雀小姐她也不会听到的。”老头公长助的一张脸,一个上午在安多的喊叫声中,早就变得五颜六色了。“小姐?那死妮子那里衬得上小姐,她就是一个女疯子!你说的倒是轻松,敢情不是你身上在疼啊!你疼个试试!”安多哎哎呀地喊个不停,全不理会身边只剩下老头一个听众。“老夫怎么会不知疼呢?看看这是什么?”老头扯起自己身上的长衫。露出从右胸口到左腹下,足有四十多公分的一条坑坑洼洼的伤口。可惜安多连头也没有动一动,更不会看到这条吓人的伤口。“当年这条刀口,让老夫在床上昏迷了足足一百多天。老夫也没有喊一声疼。”“吹牛谁不会!”安多呼喊的声音小了些。却对老头的说辞不以为意。“你!”老头五彩的脸一下就铺满了红霞,通红通红的。“不是我说你!你都昏迷了一百多天,怎么知道自己没有喊过?说谎都不认真准备下草稿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虽然昏迷着,身边还是没有断过人的。”老头讷讷地辩解着,口气全不似刚刚决然。“你怎知他们说没说谎。不是我说事,你当时是不是真的一直身边有人我都很怀疑。”“你这娃子,实在无礼!”老头愤然敛起衣襟,端正坐姿认真地驾起车来。不再理会身后时不时还要哼哼两声,喊上几句的安多。

    “安公子似乎伤得不轻?”虽然已经隔着车子快有三百来米的距离,绯日小礼还是不断地听到前方传来的喊叫声。这两人的身份也越发的让她费起思量来。当她决定把自己的真实名字告诉他们时,也就基本是把自己的身份透露了出去。青字门的地界,除了绯日堡的绯日家,还没有其它的人敢姓绯日。他们都有着不错的身手,特别是那个叫安多的公子。按公长助的看法,应该是一个有着不浅的谋略之人。可是看两人听到自己名字时的神情,却又似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表情。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知道,姓绯日两字意味着什么。还有现在那位安公子的表现,更加让绯日小礼摸不清他的来路。

    “不是伤。”牙雀虽然有点感激这位绯日小姐把自己的车子让出来,却并不打算和她有更深的交往。两人并肩走了一上午的路程,并没有说过几句话。绯日小礼如果不问,牙雀从没有先开过口。“如果不是伤的话,我看他全身肿胀倒是有点像……”绯日小礼谨慎地斟酌着自己说话的用辞。牙雀的行事风格让她生出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。虽然她对那个地方的人了解并没有很多,可这并不妨碍她作出判断。那里的人行事作风实在是太鲜明了。如果但但只是牙雀一人,她早就可以明确地判断出一些东西了。可是现在加上安多,她很犹豫。那里出来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会是这种行事作派的。“他昨晚刚刚锻过身。”牙雀没有让绯日小礼猜下去,似乎也没有在意她的试探。

    “暗影族的启灵锻身法?”绯日小礼很吃惊。牙雀点了点头。“他是暗影族的人?”“不是。他是……自由民吧。”牙雀喃喃地低声回道。“你们去绯日堡有重要的事嘛?现在去那儿,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那里现在很乱。”绯日小礼有些伤心地说着。“没事。”“哦,我不是说那里的治安很乱。”绯日小礼看出了牙雀似乎完全不在意这样的事情。“那里正在发生些很危险的事情。”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牙雀不喜欢和陌生人这样说话。“那里可能要死人,很多很多的人要死去。”绯日小礼的情绪变得很低落。“哪里不死人。”可她的异常情绪并没有引起牙雀的在意。“要发生瘟疫了吗?”“不是。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换个时间再去那里。正好安公子的身体现在也需要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他才不需要休养呢!”牙雀像是没有听出绯日小礼话里的劝解之意。

    哀号了半天的安多终于让饥饿、疲劳压下了对疼痛的感觉。他小心地试图用手臂支持着身体,想要拿车厢阁板上的食物。只是他实在有点小看了,身体肿胀的程度。他的手臂不要说支持身体,连手臂自身也无法抬离开车板半分。他又想借用腰部的力气起身,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感觉不到腰在哪儿。更不要想支配它发力撑起自己坐起来。其实他即便可以坐起,他的手肿得也已经无法弯曲。更不用说拿东西。他不得不求助已经变得一心一意赶车的公长助老头。“喂,公长老先生。”他的声音已经非常嘶哑,几乎难以发出声来。“已经过了中午了,你们不准备吃饭嘛?”“啊?是说吃饭嘛?我已经在吃。”老头晃了晃手中已经啃了半边的饼,和系在手腕上的一个水葫芦。“我是说我,我想吃点东西。”“哦,你吃吧。随便用,大小姐已经交待过了。里面的东西你想用什么就用什么。”公长老头的脑袋都没有转一下,便爽快地答应下了。“我的手没法拿东西!”本想斯文些求助的安多,不得不借助野蛮的力量,非常生气地吼了起来。可惜用出吼的力气,出来的声音却完全是像是轻声细雨和人商量一般。甚至还要细小。“可我还要赶车呢?”公长老头似乎非常不愿意伺候安多吃东西。特意挥了挥他那一路上几乎没有动过的鞭子,在空中甩出了两朵响亮的鞭花。“你喊那个死妮子过来!把我害成这样,她倒是当起了甩手掌柜了!”安多的理智瞬间便又被怒火,燃烧得干干净净。开始用脚四处踢打车厢中的物件。虽然他根本不敢太过用力,可还是把一张皮凳,两个箱子拱下了四轮车。老头不得不停下车子等后面的人赶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怎么了?”牙雀看着安多在车厢里,撒泼打滚的样子倒是一点也没有惊讶。只是淡淡地问话。仿佛安多根本就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一般。这让绯日小礼很是诧异。她更诧异一个瞬间射杀了四名剑手的人物,居然会一路上作出这么多让她‘大开眼界’的事情。只是看到牙雀一脸淡定的样子。她也不想表现出太过惊奇的举动。“饿了。”嘴巴抖动了很久,安多终于在辛苦的努力中,准确地调动了舌头、嘴唇,说出了自己想要说出的一句话。他清楚地看到牙雀的嘴角不自觉地颤动了几下。他知道那是她想笑,又忍了下来的样子。“饿了,吃便是了。”牙雀很认真地在回答这一个,看似非常白痴一般的问题。安多努力地想把自己的双臂抬离了车板,在牙雀的眼前晃一晃。他以为是晃,其实整个手臂只有手指的部分稍稍离开了车板一会儿。其他的地方连动也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牙雀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安多的两条手臂已经肿得,比他原来的小腿还要粗些。只是她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了平时安多捉弄牙米米的把戏。越来越沉溺其中难以自拔。她在里面发现了以前不曾体会到的乐趣。“他是不是说手肿得拿不了东西啊?”绯日小礼完全没有领会到,两人暗中的激流涌动。“哦,绯日小姐这样看嘛?那麻烦你帮他拿点吃得吧。”牙雀觉着有些扫兴,便不想再说下去。绯日小礼的脸瞬间变得红了些,只不过转眼的功夫便又平静下来。“小荷,你帮安公子进食。”“小姐……”七月荷有些嫌弃地看了看安多一身肿胀似肉猪的形像。“安公子一身伤痛不方便,你就忍耐些。”看到七月荷眼神示意自己向车厢仔细看。绯日小礼才回过神,安多一身几乎赤裸的样子。“死鸟!”安多鼓足了积赞在肺部好一会儿的气,大声吼出了这个词。一下便搞得满脸潮红,像要回光返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看到安多满脸不善,已经把威胁毫不保留地显现在全身的每一个动作神态中。牙雀有些得意,似乎还忍不住地笑了一声。“你要吃什么?这个吗?”牙雀从食盒中挑了一根肉*肠,在安多脸上晃动着。“眨眼就是……不吃。好!咱们再换一个好吃的。这个东西你没有见过吧?哈哈,一定要尝一尝!眨什么眼呢?我还没有说规矩呢!”“你!”看着安多的脸快要皱在了一起,牙雀再也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。“哈哈,……啊!笑死我了,一定要告诉米米这件事。我告诉你,这其实是我们这的特产。食丸知不知道,这就是串烧食丸!”

    “小姐,他们在搞什么?”七月荷一直在偷偷地看着车子里的两人。只是看到一个不停笑,一个满脸愤恨地瞪着眼睛。有些搞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“他们不是好朋友嘛?吃个食丸也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。”绯日小礼不像七月荷只是不停偷偷地瞄过去。她一直在望着车子里的动静。如果不是七月荷在身边,还有驾车的公长助,她可能也会笑上一阵。“这两人很有意思。”她喃喃地说着,不知道是回答小荷的问话。还是自己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虽然被牙雀百般调戏。安多心里就是这么认定的。他还是花了半个点钟的功夫吃饱了。又休息了大半晌终于恢复了可以不费劲就能说出话的自由。却也不敢大喊大叫了。牙雀、绯日小礼她们也在车厢的另一边坐了下来。“牙妮子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落成这样?”这个称呼代表安多的气还远远没有消散。只是这个有些粗鄙的称呼让绯日小礼紧紧皱起了眉头。不过安多才不会在意她的感受。他现在最在意的是,整个身子还在一抽一抽地疼着。虽然没有上午那么样的疼了,可还是没有完全停下来。“理论上是这样?”牙雀的手在不停地从一个红色的木漆食盒中,捡些干果扔进嘴里。“理论上,哼哼!”安多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,极其不屑地冷哼着。他基本可以肯定这妮子越来越不老实了。那个什么希博瓦圣山的守誓,不是要求她们老老实实说话做人的嘛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来讲,暗影族的人修习这个会有半成不到的机率,造成灵浮的现象。”牙雀回答的非常认真。“如果不信我的话,那个你也可以问问这位绯日小姐。以她的身份,这样的问题她应该有非常完整的接触。”绯日小礼没有想到在牙雀的回答过后,安多会那么直接地向自己投来询问的目光。可以对同伙这么直接地表达不信任嘛?她的脑袋一时无法转弯,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得体地回答这个问题。“绯日小姐麻烦您回答一下这个简单的问题。”绯日小礼没有等来安多的催促,反倒是牙雀看上去有些着急。“那个,从暗影族流传出的资料分析基本是这样的。不过这个比例还更低些,典籍中大部分的说法是,大概只有不到千分之一的机率会出现灵浮的机会。”“你说这是个机会?”安多笑里的嘲讽意味,毫不掩饰。“不知道把这个珍贵的机会让给您,您会接受嘛?”“非常荣幸!”绯日小礼甚至站了起来。还好四轮车的顶蓬足够的高。她还向安多躺着的方向微微鞠了一躬。“你的意思岂不是说,我还要感谢这个牙妮子的刻意成全。”“如果能确定您这一身确实是发生了灵浮的现象。我想您确实应该向牙雀小姐表达诚恳的谢意。”绯日小礼的话说的无比正式而严肃。这让本来把这个说法当做一个笑话看的安多有些烦躁。“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胸口嘛?”绯日小礼在提这个要求的时候,白皙的脸庞变得有些微红。“这怎么可以!”安多吓一跳,下意识中便拒绝了这个提议。“安多!”牙雀气呼呼地喊了一声。这让安多镇定了下来。“你要干嘛?”他很快便意会了牙雀的提示。向已经变得满脸绯红的绯日小礼,递过了一把方便下台阶的小梯。“我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出现了灵浮的现象。如果是的话,你需要早早做好准备。”“准备什么?”安多已经被这件事搞得心惊肉跳。“暗影族的典籍中说出现灵浮的人,会开启一种新的‘蓄力’体系。他们好像是把这个叫做‘二次光化’。我也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。但是灵浮成功的人只占到灵浮者的百分之一。也许还要少些。”正在安多感觉对这个‘二次光化’的词很熟悉的时候。就听到绯日小礼神准的打击。“百分之一,还要更少?这不是说我的死几乎板上钉钉啦?”听到自己得到灵浮的机会不应该是欣喜欲狂的嘛?绯日小礼愈发看不懂安多了。

    “牙妮子,你可是要负责任的啊!”安多真得几乎要哭了。他才十八岁,按周岁的计算法,他还差两个月才过十八周岁的生日。他还有数不完的好日子(哦,即使是苦日子他也喜欢。)要过呢!“好了,先确定一下再说吧。也没有绯日小姐说的那么严重了。”牙雀的举止也变得有些懵懂。她甚至忍不住开始向绯日小礼示意,说些安心的话。绯日小礼应该是完全没有看懂牙雀的暗示。“我不同意牙雀姐姐这么说。”她开口就把牙雀想要暂时放下事情的想法完全打住了。“这件事情恐怕是非常急迫。如果安公子真得是确定出现了灵浮,明天,不!今天晚上就要按照灵浮后的法则做事了。”“这么着急?”牙雀有点怀疑。安多对于这件事是完全的一无所知。“他是昨天晚上出现的灵浮。而灵浮后的第一法则就是不能间断锻体。那怕一天也不行,尤其是开始的日子!”绯日小礼说的斩钉截铁。“那就麻烦绯日小姐快点看看。”牙雀不得不出面恳请绯日小礼帮忙。安多已经吓得有些痴呆了。躺着不动,嘴巴也停歇了。好大一会儿没有一点的动静。牙雀不得不伸手摸了摸他的鼻子,确定他还在呼吸。

    看到绯日小礼投来催促的眼神。牙雀掀起搭在安多身上的一块绒毯。露出他的上半身。他身上几乎已经没有一片正常的皮肤,全变得火红火红的。像全身在不停地从汗毛孔,向外渗血。尤其是右胸口的地方,一个像水滴吊坠般的东西。不停地向外散发着殷红色的微光,浮现在稍稍靠右的胸口前。“太完美了!”绯日小礼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,呆呆地看着安多胸口的那枚殷红色的水滴吊坠,眼睛眨也不眨。“喂!绯日小姐。”牙雀动手轻轻碰了下已经发呆的绯日小礼。“你看这个多么完美!”她还没有回过神来。甚至拉起了,碰在她肩膀上的牙雀的手。另一手指点着安多的胸口。“怎么了?”牙雀感觉到了绯日小礼的异样。“完美的炎日体!”“你怎么确定的?还没有检查呢?”牙雀提醒她。“已经不用再多看了。他的灵台已经生成。水体火质,多么完美。”绯日小礼已经是一副痴迷的神情。牙雀有些怀疑她可能已经神智不清了。“灵台?那是启灵后的灵族才能生成的东西。你不会连这个也不记得了吧?这家伙一没有启灵,更不是灵族怎么可以生成灵台!”“哼!那是十八殿的说辞!”不经意间说出了这句话,似乎让绯日小礼清醒了一些。“我没有别的意思。其实殿外早就流传着一些不同于他们的说法。我看姐姐应该就是那里的人吧?”“暂借去的。”牙雀没有要隐瞒自己身份的意思。“没想到姐姐是这么爽快的一个人。他有福气啦!”“说什么呢!”牙雀听到这样的话微微有点生气。“噢,我是说他灵浮后,有姐姐这么有经验的人照顾实在是幸福。不是,反正你知道我的意思啦。”绯日小礼笑呵呵地说着,似乎故意在颠三倒四。“我也没什么经验。只是听说些暗影族功法。要是知道会这么麻烦,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在这个时候修习那个东西。真是添乱!”

    “那能这么说。很多事情就是天意。换个时候不知道就变成什么了。姐姐也不用担心。不过就是天天修习的事情。也不会添太多的麻烦。”绯日小礼实在搞不懂这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关系。似乎很亲密,可是看起来又不是那么体贴。“你是不了解他这个人?好吃懒做!对于修习的事情,更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。要是没个人逼着,他情愿天天睡醒了数星星,也不会主动习修。”牙雀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。“睡醒了数星星?”“嗯,他没事睡起来了从来都连着个白天。倒在第二天的夜里才会自然醒。”“岂不是……”“是!比肉猪还能睡!真是可惜了这副皮囊没生成个猪。”

    “说谁是猪呢?我都已经成这样了,你还能不能安生点嘛!难怪牙米米说你……”“你要是敢说出来,我不介意让你躺在车上直到离开!”“算你狠!天天修习能活嘛?”“放……”绯日小礼到嘴边的话,硬生生被牙雀点在背后的手给打断。“放什么?”安多等不急,追问道。“放一百个心吧!有我,嗯,还有牙雀姐的指导,一定不会让你有危险的!”“真的嘛?你能保证!”“我绯日小礼发誓,安多公子如果执行我和牙雀小姐的修习计划,一定不会有生命危险的!”“谢谢你啊!一个陌生人,对我都这么的热心肠。”安多的眼神恶狠狠地在牙雀的脸上剜了几下。牙雀浑没在意,还冲着安多笑了笑。这让安多有些得意的心情,一下就变得又犹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还有三四里的路程就到家了,他们……”公长助老头在前面悠悠地赶着车。路的正前面隐隐已经可以看到一座深红色城墙的高大城堡。“知道了。”“我们就在这儿下车吧。”牙雀听得明白公长助老头说话的意思。“那怎么成!安公子这情况,至少要到夜间才能恢复行走。”绯日小礼一点没犹豫地便拒绝了牙雀的提议。“助爷爷,你赶车送公子进府。我和小荷先进城去。”“大小姐,这样不太妥当吧?”“已经离城这么近了,放心吧。不会有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再来行刺啦。”绯日小礼跳下车,向前走去。“大小姐你不要走得太快!公长助见已经无法改变绯日小礼的决定,便有些着急地劝解道。”“知道了。”说着话,绯日小礼就超过了四轮车向前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在搞什么,为什么不一起进城?”安多很不解他们在干什么。“小姐不方便这样带人进府的。”公长助叹了口气。“光天化日之下,有什么不方便的?”安多更纳闷起来。“她的身份不方便和我们搅在一起。”牙雀淡淡地向安多解释。“莫名其妙……”安多小声嘀咕了一阵便不再说话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