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宋武夫_ 第一百三十四节 仁主-

时间:2021-07-03 14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引弓小说大宋武夫 第一百三十四节 仁主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赵谌和黄潜善的对话,被服侍的小内侍一字不漏的转述给童穆,小内侍说:“这黄鳝鱼真是奸臣,要害死这么多百姓,太后知道了,定不会饶他。”

    “乱讲。”童穆喝道,“黄左丞乃是宰执,岂容你乱叫绰号,你再这么叫,咱家便拔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见吓唬住了小内侍,童穆道:“圣人那里,咱家自有分寸,你听到的东西,一个字也不许往外说。”

    小内侍退了出去,童穆长吁一口气,他拍了拍脑袋,自言自语:“难呀,这才十四岁,便已经人命不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童穆心想:“我该请圣人出面来阻拦吗?皇帝会不会怨恨我。以他不把百姓当人的性子,会怎么对付我呢?我冒着性命之忧拦他一次,总不能以后次次都拦他。”

    转念一想:“若是这次不阻止他,水淹百姓,这皇帝的名声可就坏掉了,你童穆对得起媪相的托孤……不对,媪相没有托孤,那就好办了。只是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童穆大声道,“备轿。”

    李纲对童穆的拜访非常意外,一来他不愿意交接内臣,二来这时代上门拜访多要先递帖子。但他还是接见的童穆。

    一番客套话过后,童穆问道:“童穆今日为黄河事来也。”

    “白天不是说了,中书不拟旨,不决河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自己不决河,可是金贼呢?金贼也打到黄河边了,金贼要是放水淹民。”

    “金贼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吧?”

    “连堂堂河北西路安抚使都能忍心掘河,金贼更无人性,岂会做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大河两岸,百姓怕不有百万户,要是金贼掘河?”

    “李相公,别出的百姓管不了,汴梁却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广济河故道?”

    “相公高见,广济河故道,灵河故道,都要挖宽挖深,再多挖些引水沟。”

    灵河是滑州境内的一条小河沟,在北宋前期的几次黄河决口,黄河水向南涌入灵河,泥沙沉积,河道就淤积了。

    广济河是从汴梁流出的一条水道,是运河的一部分,也是以前多次黄河改道,黄河水涌入广济河,将河道都淤塞了。后来广济河向东南方向挖了一条新河道,故道就废弃了

    童穆的建议,就是将滑州和汴梁靠北的两条干涸水道重新挖开,同时在周边挖引水沟。黄河水来,在顶过第一波洪流之后,将河水倒入水道当中。

    李纲沉吟道:“这个工料所耗非小。”

    童穆道:“此事非开封府主持不可,只要李相公与刘知府说一声,小的去和刘知府商议。”这句话的意思,就是所耗的工人材料,不用李纲操心。

    李纲想了想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童穆已经提醒自己了,若是金兵真的挖河淹开封,而自己没有做出防备,那就会留下骂名。而现在只需要跟刘鞈说一声,那便把责任分出去一大半。

    李纲给刘鞈写了一封信,请童穆给刘鞈带去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,这封信就是凭据。

    童穆拿着信离开李纲府上,天色已晚,童穆直奔刘鞈府上。

    他是给宰相送信来的,刘鞈带着刘子羽面见童穆。

    在刘鞈面前,童穆的说辞就变了,说太后、宰相都非常忧心金人掘河放水,因此让开封府早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没有均旨?”

    “此事皇上没想到,圣人不想驳了皇帝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刘鞈笑道:“太后圣明,百姓鸿福。”他望向自己的儿子,“大郎,此事就由你去联络单钤辖,和他一起办这事吧。”单钤辖,即圣水将军单廷珪。

    童穆往宫中走的时候,星星已经出来了,而黄潜善还未将手书送出城。

    黎阳,张诚伯站在黎阳县衙门口,手按佩剑:“吾乃提举大河守御使,尚书左丞,谁敢拦我,斩立决。”他身宰执,不怒自威,门口的守卒只得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杜充从相州东行后,就驻扎在黎阳县,现在他正按照赵谌的手书,布置掘河的命令,岳飞拜倒在地,拒不受命。

    杜充正在责备岳飞:“尔是相州人,现在黎阳掘河,已经淹不到相州,竖子为何还要推诿,当吾军令不严吗?”正在发怒间,卫兵通报张诚伯前来,杜充无奈,只得有请。

    张诚伯进了大堂,杜充在主位上端坐不动,也不起身迎接。张诚伯站在大堂中央,手按佩剑,厉声喝道:“到了京畿重地,还要掘河,安抚要水淹京师吗?”

    “张右丞,以水攻敌,乃是圣命,右丞要抗旨吗?”杜充说着,就把赵谌的手书取出来,展开让张诚伯上前观看。

    张诚伯走上几步,看了一眼手书,不怒反笑:“既无中书用印,又无宰执副署,这是伪令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皇上的手书,你敢说是伪令?”杜充突然变得心平气和,“岳飞,陛下的手书你还没见过吧,现在见到手书,还不即刻领命,这正是你报效君恩的良机呀。”

    “飞不敢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。”杜充将手书交给另一员大将,“戚方,你去办来。”

    戚方领命,要往外走,张诚伯喝道:“吾乃执政,孰要掘河,且试吾剑。”他以执政之尊,拔剑拦住戚方,戚方还真不敢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时,陈粹道:“金兵尚未逼近,不如相公遣人回京询问清楚,若是陛下真有此令,或者金兵迫近,再掘河不迟。”

    杜充瞪了陈粹一眼,讪讪道:“就如此吧,本帅累了,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诚伯一面派亲随送信回汴梁,另一面与杜充商议,就算真的要掘河,也该先把两岸的百姓迁走。

    杜充虽然已经和张诚伯撕破了脸,但他也害怕百姓死多了,被秋后算账,于是让戚方驱赶黄河北岸的百姓,让陈粹岳飞驱赶黄河南岸的百姓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检验三年的三月,已经过了清明,马上就是谷雨了,黄河两岸的农夫,正在忙着播种,却没想到一干军汉凶神恶煞一般,闯进自己家里来,勒令自己搬走。

    尤其是黄河北岸黎阳附近的百姓,戚方所部主动的帮助百姓搬家,在百姓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把他们家搬空了。调息女眷,勒索财物,更是时有发生。幸好张诚伯派亲随四下巡视,时时纠察,没有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黄河北岸的居民一小部分过了黄河,大部分则往东北跑,传说到了河北东路,河间沧州左近,有官军收容流民,乱世之中,总算有个去处。虽然必经之路德州被金贼控制,但西、北两面,哪里没有金贼呢?

    南岸的郑县、滑县的百姓则往汴梁跑,西京道与京西北路都被金贼占领,自是去不得的,到汴梁去,赵官家还不得管大家几顿饭。

    岳飞负责驱赶滑县的居民,他也只能约束自己的亲信部属,不得抢掠。流民一路拖儿带女,哭天喊地,岳飞心中不忍,便率领军队护送他们到汴梁。

    汴梁城下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多出了几万流民,还有十余万人,正在陆续前来。

    岳飞不方便入城,便在汴梁城外扎下一些棚子,供流民歇息。

    这几万人,十几万人,几十万人衣衫褴褛的滞留在汴梁城下,按说,岳飞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,但他心中不忍,还未率部返回。

    宋朝也没什么救济流民的基本章程,以往发生灾害,发电赈济,便让大家干挺着,等灾荒过去了,活下来的人各回各家。如果流民中男子比较多的话,朝廷会招募为兵,以防他们造反。官府和大户人家会搭些粥棚,但不过杯水车薪,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幸好天气渐渐转暖,流民尚无冻死之虞。

    已经快到三月下旬了,岳飞在流民中漫无目的的巡视着,一眼望去,可能有二十万人吧。他也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有什么用,随身带的饭团,早已经分发给小孩子。昨日开封府专门给他们这些军汉拨了一些黍米,是供他们返回黎阳驻地的军粮,但岳飞已经全部煮了粥,与流民们同食。

    岳飞听见两个流民对话:

    “俺们在这里挨饿,你说赵官家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岳飞心想,开封府是早知道了,还在城外设立了几个粥棚,看来能让大家撑到夏天。只是这一次,并非因为天灾,勉强能说是兵祸,相州、卫州到开封府,都没法春耕,不知道到了秋天,粮食怎么办?

    这时,他听见另一个人说:“赵官家早就知道,你晓得吧,这次放水淹金贼,是赵官家的妙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,那金贼还没淹死,倒把老百姓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岳飞,忙阻止同伴继续说下去。岳飞知趣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,汴梁城门打开,一溜儿小车推了出来,车上都是粥桶。一些家丁将粥桶一顺溜摆好,一个管家模样的人,站到小车上大叫:“百姓们,康王和城里的勋贵宗室,给大家施粥了,一人一碗,排队来领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蜂拥而至,家丁们拿着水火棍,驱赶着百姓,让他们排队。

    这时,就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,信步从城内走了出来,管家见到,赶紧过去拜见:“大王,您怎么来了,外面都是些泥腿子,别脏了您的鞋面。”

    岳飞望向那个王爷,感觉他相貌英俊,气宇不凡。他不由得轻声叹了一句:“真仁主也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