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决战场_ 第二百一十六章 屠龙-

时间:2021-06-12 17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墨子逸小说天决战场 第二百一十六章 屠龙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角斗场内被放出的野兽终于是被尽数杀死,而随着大门被打开,场内大多数无关群众都已经迅速撤离。



    当然,也有近百具尸体留在了场内,鲜血四溅,十分凄惨。



    北罗帮的成员还在战斗,其中有卢长老和柴长老一方的成员还在进攻本同袍,也有几位神霄营成员还在进行杀伐。



    杰斯塔与那女玩家打得难解难分,一时半会还看不出胜负。



    姜陵与鲍伯尔击杀一名神霄营成员后,还在协助雷虎与周巍然对付另外两名神霄营高手。



    但尽管场间纷乱无比,都不及场中那两人更能引人注目。



    如农家老者的山龙王景辰双手插袖漠然立在地上,一对眸子闪着寒光。



    南宫站在自己砸出的坑中,衣衫褴褛,身上沾着不少尘土,样子很是狼狈,但那一对眼眸依旧明亮,仿佛燃烧着火焰。



    “挣扎吧,不过是给自己徒添痛苦。”景辰冷漠地说了一声,随后身影一沉,再次陷入了地面。



    南宫往嘴里送了一颗丹药,又抬手迅速在自己胸口两处穴道点击,抑制鲜血的流出。



    随后她屏息凝神,站在坑中没有移动,只是抬起了双手,十指相对,横在了自己的胸前。



    一直过了三分钟左右,南宫身侧的地面轰然炸开,一直拳头笔直地冲向了南宫的面颊。



    南宫没有急着闪避,而是双手在身前画出一片残影,挡住了那冲天而起的拳头。



    “不长记性!”景辰冷哼一声,再次施展金蛇缠粘手,去破除太极残像手。



    而南宫却是突然变式,残像消失,她的双手不再柔和的滑动,而是速度极快,力道强硬地劈打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景辰对了几招之后眼神闪过一丝异色,也随之变式,收拳踢腿,如战斧一般的鞭腿搅动飓风,袭向南宫。



    南宫脚下发力,从地上跃起,而景辰脚下一踏,身形冲天而起,也迅速跟上。



    半空中两人又对了几招,景辰一脚将南宫踢了下去。



    随后景辰身形加速,在半空中如彗星滑落,一脚踢向了落地的南宫。



    南宫脚下刚沾到地面,身形瞬间模糊,化成一道残影,移到了三步之外。



    轰!



    景辰一脚踏在了地上,如同如若陨石坠地,大地顿时裂开,气浪卷动,尘土向四面炸起。



    景辰随即向前踏步,一掠间又来到了南宫身边,一脚直踢南宫的脑袋。



    南宫则再次使用太极残像手,将这些雷霆一般的踢腿尽数化解,而景辰刚使出金蛇缠粘手,这边南宫便立马换上了那凌厉迅猛的招式,闪电一般劈打,十分巧妙地将景辰的金蛇全部打退。



    景辰飞起一脚逼退南宫,随后迅速抽身后退三步,他抖了抖被劈打得有些发麻的手臂,看着南宫冷哼道:“我还在纳闷这是什么掌法,合着是南宫野早年常用的一种棍法——惊蛇棍。能将棍法以手掌用出,你也是果真是天赋过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能克制金蛇缠粘手的掌法或拳法,也许只有白玉沾花手能与之相抗,可惜在周巍然那里只学到了七八分,即使涌出来注定不会是你的对手。”南宫冷笑道:“好在还有一套惊蛇棍,可以打一打你这条老长虫。”



    惊蛇棍,便是她父亲南宫野早年行走江湖时使用的一套棍法,并不是多么高深的功法,其核心非常好概括,无外乎‘稳准狠’三字。



    金蛇缠粘手使两条手臂变成两条游蛇,不断地缠绕束缚,而惊蛇棍却可以不给他这样的机会,急速而强硬的劈打让这两条金蛇无处着力。



    正如同名字上取的那样,惊蛇棍对金蛇缠粘手,便是打蛇打七寸,正好克制。



    景辰眼中闪过一丝不快,他哼道:“雕虫小技而已,决定得了胜负么?”



    景辰再次沉入了地面。



    南宫站在场间,她轻吐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她一直在思索怎么才能破解景辰的遁地之法,景辰将他自创的这门功法运用得太过炉火纯青,行动极其隐蔽,难以察觉。想来只有感知敏锐的大念师才提前预料到景辰的位置,以及土系法师可以通过对土地的操控来将他逼出。



    但是身为天变上境的武者,纵使南宫惊才艳艳,也没有绝对稳妥的武功应对景辰的遁地之法。



    不过从招式上想不出破解之法,还可以从战术上下手。



    景辰已经是第三次在南宫面前遁地了,南宫也不准备让自己在同一个招式下连败三次。



    她开始运转一种功法,一种她极为讨厌,却也极为熟悉的功法。



    甚至她之所以能将太极残像手施展的超凡脱俗,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功法打下的良好基础。



    她的双手在身前拨动起来,并没有残像产生,只是缓慢地画着弧线移动着,仿佛她身前有着一滩清水,在她掌间流转。



    她的双眸出现了一种神奇的变化,只见她的左眼变得明亮了起来,隐隐有纯白色的光芒透出,而她的右眼却是暗淡了下来,混混沌沌,散发着幽暗的色彩。



    她专心地拨动双手,在她身边隐隐形成了一个气场,光暗交织,外围浑圆无缺。



    她身后的地面突然暴起,景辰破土而出,一拳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轰向了她的背后。



    这一拳结实地落在了南宫的背上。



    咚然一声沉闷地撞击声响起,仿佛是古旧的城墙被木槌重重拍打,也像是裹夹在厚重乌云之中的一声闷雷。



    可南宫寸步未动!



    景辰眼神本是锐利慑人,但是却在这一瞬间变得惊愕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时间仿佛暂停了那么一刹那。



    下一瞬,气浪四溢卷动,尘土呈波浪散开,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。



    景辰连退三步,面色痛苦而眼神惊恐。



    他的左臂形状扭曲,看着是断了,但是景辰没有去看自己的左臂,而是盯着南宫,声音凄厉道:“你竟然练成了阴阳相生决!”



    南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双眸依旧是一明一暗,如同太极上的阴阳眼。她缓缓转过身,开口道:“我说了,南宫野将他的一切期望都压在了我身上,给了我无比痛苦的童年与少年,换来的便是今天的我。”



    景辰难以置信地咬着牙,心中又气又悔,这一次失算可是让他吃了大亏。



    阴阳相生决是一套无比繁杂深奥的功法,并不是简单的一招一式,其修炼起来的困难程度远超太极残像手数倍,是许多大修行者穷极一生也无法参悟透的法门。



    哪怕是天赋惊人的南宫野,当年也因为这一套功法走火入魔,损伤自身经脉,折损了几十年的寿命。



    但是此功法的确是堪称逆天的绝世功法,可攻可守还可用于恢复。其守势便是抱残守缺,自成浑圆太极,在阴阳场内逆转乾坤,将自身所受的冲击全部尽数返还!



    景辰铆足了力气的拳头,带着摧枯拉朽之威,最后却全部自作自受,甚至崩断了自己的手臂。



    “这岂有此理!”景辰由惊转怒,但是盛怒之中,已经多了一丝畏惧。

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...后生可畏吾衰矣?

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,我正值壮年,连玄极的门槛都清晰可见,怎么会败在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手里!



    景辰定了定心神,正要思索对策,可南宫好不容易夺回先机,怎能让他喘气,南宫身形加速,一巴掌拍向了景辰的胸口。



    这一掌带着排山倒海的威势,推动之中隐隐听得到滔天巨浪袭来的呼啸之声。



    落海掌!



    景辰抬起未受伤的右臂,也挥动拳头,破风而去,拳掌相交,仿佛轰然巨响。



    可下一刻,南宫带着浪涛之威的手掌贴着景辰的拳头滑动,浪涛变成了涓流,在景辰身前流转。



    顺着另一只白皙的手臂也伸过来,景辰面前又形成了叠叠残影。



    这一次断了一只手臂,还怎么破除太极残像手!



    景辰心生不妙,想要撤回手臂,但是那层层叠叠的残像早就如同漩涡一般拉扯住了他的手臂,让他难以抽出。



    景辰怒喝一声,霍然抬腿屈膝,击向南宫下盘。



    南宫身形隐闪,化为烟云残影,移到了景辰的身侧,避开了这一膝撞。



    那层层的残像并没有立刻破除,反而是随着南宫位置的移动,而拉扯汇集,如同流水一般也移到了景辰的身侧。



    而那些残影牵扯着的景辰的右臂,也硬生生被拧了过来!



    随着一串细碎刺耳的响动,景辰面色骤然苍白,额头生出了冷汗。他的右臂又被折断了。



    景辰惊怒之下发出一声长啸,身边气浪卷动,他猛然以额头撞向了南宫。



    这疯癫之举倒是出乎南宫意料,被撞了个结实,后退了一步,太极残像手被迫撞断。



    景辰扬起鞭腿,闪电般地攻了过来,作战经验丰富的他深知断了双臂的自己必须以攻为守,一旦胆怯或者选择防御,自己将陷入必死之局!



    南宫双手在身前不断抵挡着那如风似电的鞭腿,哪怕太极残像手可以四两拨千斤,可景辰的进攻太过疯狂,简直不遗余力,不多时她的双臂便已经一片淤青。



    “老夫岂能败在你这娘们手中!”景辰双目通红,面目狰狞,不顾一切地进攻着。



    堂堂神霄营副统领,却被一个后生姑娘打断了双臂,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。



    如今的景辰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,就是要击毙南宫来解心头之恨。



    南宫的双臂已经无比剧痛,想来臂骨都出现了裂痕,但是她面沉入水,紧盯着面前不断掠过的腿影,寻找那一丝破绽。



    就在她的双臂已经失去知觉的时候,终于,让她找到了。



    南宫身形模糊,一闪间来到了景辰的身侧。



    景辰似乎有所防备,但是他双臂已断,不方便防守,下一刻他身体下沉,就要遁入土地。



    南宫想也未想,一记落海掌拍出。



    落海掌之中有一个落字。



    这一掌便是落了下去。



    从上至下,如同起于九天而下坠黄泉一般,狠狠砸在了景辰的天灵盖上。



    此时景辰身子都已经陷入了土中,差一步就能全身遁入。



    但已经没有下一秒了。



    轰然一声,大地龟裂。



    景辰仅剩一颗脑袋留在地面上,双目瞪圆,死不瞑目。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